陈玉成骁勇无敌,为何逢鲍超、多隆阿则惨败?是打不过吗

  • 日期:08-05
  • 点击:(705)


?

  太平天国年轻将领中,若说谁人最勇猛、最彪悍,那必定是英王陈玉成了。曾国藩对其评价:“贼中最彪悍者,最狡者。”胡林翼评价:“贼中可畏者,唯四只眼狗尔”,陈玉成两眼下均有一颗痣,远远望去如同是四只眼睛,所以胡林翼便说他是四只眼的狗贼。确实,陈玉成之骁勇可不是盖的,率50童子军冒着被地雷炸飞之危险冲入武昌缺口,冒着被射成刺猬之危险孤舟闯入镇江汇合吴如孝,此等高危动作都敢玩,岂能不是个狠角色呢!三河大战时,陈玉成亲率大军猛攻李续宾部湘军营盘,全歼湘军精锐6000余人,威震敌胆。

  

  天京事变后,太平天国军队素质急剧下滑,大多均为乌合之众,与杨秀清时代的军队不在一个档次。唯一堪称精锐的,就是陈玉成麾下太平军,这是石达开留下的“靖难之师”,后陈玉成组建的小右队、小左队也是精锐部队;李秀成手头精兵不多,滥招比较严重,后期这一情况才有所改观。可以说,陈玉成英勇无敌,麾下将士也是精锐,但他却从没赢过鲍超、多隆阿,而是逢鲍必败,逢多必损,这是为何呢?是不是陈玉成真的打不赢鲍超与多隆阿呢?

  

  先看看陈玉成与鲍超、多隆阿交战情况

  1858年12月,陈玉成赢得三河大捷后,挥师南下,在太湖、潜山一带与从安庆城下撤军而来的鲍超、多隆阿交锋,太平军被击退。对此,陈玉成表示不服,于是调集主力部队,与鲍超、多隆阿大战于二郎河一带,惨败而归。1859年1月,陈玉成再次与鲍超、多隆阿大战于太湖,结果还是失败。1860年初,陈玉成从东线战场返回皖省,在桐城西南挂车河与多隆阿激战,但无法冲破多隆阿马队防线,被迫撤军。1861年5月,陈玉成从湖北黄州回到集贤关,准备直接救援安庆,可连续激战多日硬是无法突破多隆阿防线,援兵根本进不了安庆。不久,鲍超、多隆阿率兵余猛攻集贤关外赤岗岭,4000太平军被杀,刘仓琳、李四福两悍将被杀,陈玉成失去了脊梁骨。1862年5月,多隆阿带马队横扫皖北,重兵围攻庐州孤城,并摧毁城外各营垒,将陈玉成逼进绝路。由此可知,面对鲍超、多隆阿两位悍将,陈玉成貌似都没赢过,基本都是以失败告终。

  

  再看看鲍超、多隆阿俩人之情况,他们是何许人也

  鲍超,重庆奉节人,中等个子高,面目漆黑,可却十分彪悍。1851年,鲍超追随向荣进入广西镇压太平军,在桂林被罗大纲部射中,被迫回湖南养伤。伤愈后,鲍超追随胡林翼作战,逢战当先,悍不畏死,独自驾驭孤舟救出胡林翼,因此深得赏识。1856年,鲍超奉胡林翼之命去湖南招募兵勇3000,取名“霆军”,这是一支精兵,太平天国深受其苦。

  多隆阿,满洲正白旗人,达斡尔族,天生的骑射民族,清朝最精锐的骑兵便是达斡尔兵、索伦兵。多隆阿先是追随僧格林沁镇压太平军北伐部队,后则南下两湖作战,归胡林翼调遣,并一度担任安徽湘军前线统帅。多隆阿撒手锏是所部马队,也就是八旗劲旅,人数4000左右,因为主力是僧格林沁统领。

  陈玉成连续惨败,给别人印象就是他打不过鲍超、多隆阿,鲍多两人是陈的克星。其实,这话有失公允,并不能说明事实真相。那么,为何陈玉成老是没打赢鲍超、多隆阿两人呢?主要原因如下。

  

  首先,陈玉成是孤军作战,鲍超、多隆阿是集团作战

  鲍超、多隆阿并不是统帅,而是战将,顶头上司是胡林翼,后则是曾国藩,他俩作战时从来都不是孤军作战,而是集团作战,有队友配合协助。换句话说,陈玉成并不是与鲍超、多隆阿作战,而是与胡林翼、曾国藩打,与曾胡统帅的湘军打。陈玉成呢?他是方面军统帅,主管安徽军务,可安徽不是李秀成地盘,李对安徽战事不关心,不愿出力帮助陈玉成。就拿二郎河之战来说吧。李秀成不想打,陈玉成苦苦哀求,便表示愿意帮忙,可却不出死力,稍微遇到点挫折便立刻退兵保存实力。所以,二郎河之战便成了陈玉成单独和鲍超、多隆阿打,李秀成则成了旁观者。若是李秀成出死力,下血本,不惜一切代价与鲍超、多隆阿激战,太平军虽损失惨重,但鲍超、多隆阿必定被打残。要知道,李秀成数万大军在二郎河一战几乎毫发无损,陈玉成、鲍超、多隆阿等均损失惨重。

  

  再次,鲍超、多隆阿以逸待劳,陈玉成则来回奔波,太平军将士疲惫不堪

  如同上述所说,鲍超、多隆阿是集团作战,有顶头上司曾国藩、胡林翼等协调,他们只管打仗,只管冲锋陷阵杀敌,其他军务则不用他们去管。陈玉成则不一样,他是太平天国的顶梁柱,太平天国辖区哪里有危险,他就必须跑去哪里救火,常年回来奔波作战,所部将士压根没休整之时间,显得疲惫不堪。例如,二郎河之战,陈玉成摧毁江北大营后直接打三河镇,与八旗劲旅交战后与湘军精锐过招,虽然赢得胜利,可所部将士已是强弩之末。此时陈玉成又攻打二郎河,与鲍超、多隆阿所部过招,怎能没问题呢?挂车河之战,陈玉成大军摧毁江南大营后东征,而后马不停蹄回师大战多隆阿、李续宜,怎能会有效果呢?集贤关之战,陈玉成大军西征武昌,一路攻城略地,然后又跑回来打曾国荃、多隆阿、鲍超、李续宜,怎会胜利呢?每次作战,陈玉成大军都是疲惫不堪,鲍超、多隆阿不但是集团作战,而且还是以逸待劳,优势相当明显。

  

  最后,太平天国玩“分地制”,军事统一指挥体系破坏,将领各自镇守地盘,都不愿意下血本

  天京事变给太平天国带来的灾难之一是军事统一指挥体系破坏,无人可以取代杨秀清地位,无人可以跟东王一样控制全军。为了应对危机,洪秀全脑洞大开,直接玩“分地制”,承认将领在辖区内至高无上之地位,所辖区域内一切重大事务均由将领个人负责,他人无法染指。换句话说,太平天国已经出现了“军阀”,将领各自为政,划地自守,哪管他人死活呢?所以,太平天国后期,太平军将领几乎都是单独与湘军作战,很少得到友军支持,除非是关系非常铁。此外,既然是“军阀”,那就必须得保存实力,否则自己在太平天国里那会有发言权呢?正因为如此,陈玉成与鲍超、多隆阿作战时,并不敢全力以赴,而是有所保留实力,3万小左队屯驻湖北未参加安庆之战便是证明。其实,太平军血拼的话,鲍超、多隆阿也未必能讨到便宜,就如同赤岗岭之战,鲍超、多隆阿四倍于太平军,可强攻不赢,最后还是靠断绝守军粮道并诱惑叛徒才攻占该地。

  

  从上述分析可知,不是陈玉成真的打不过鲍超、多隆阿这两位悍将,而是太平天国后期之军事态势使然。试想,若是杨秀清统一指挥全军,各部协同作战,让鲍超、多隆阿和陈玉成单挑,各自带领相同数量兵马展开战斗,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。在没后顾之忧情况下,陈玉成肯定会全力以赴,下血本,不达目的决不罢休,鲍多未必扛得住。各位说呢?